乐宝彩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乐宝彩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2 22:42:4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的中产阶层是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新兴阶层。他们大都受过良好的教育,居住在现代化的大中城市。他们成长的时代处于中美两国的蜜月期,对美国普遍有着良好的印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中美关系长远发展的角度看,美方在中国留学生的政策设定上也应该慎重考虑。实际上,保证中美两国未来交往的民间纽带,正是这些赴美留学生出身的中产阶层家庭。动摇了中国中产阶层对美国的认知,势必将动摇中美两国未来交往的土壤和根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尽管这一新政表面上的指向是所谓以各种形式参与“军民融合战略”的研究生、博士生、博士后和访问学者等,现阶段可能只涉及大约3000名海外留学人员。但是,其意义不容小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家庭出身的统计更能说明问题,2018年,留学生父母的职位背景以“一般员工”为主,占比为41%。其次是中层管理者,比例为36%。可称得上“上流阶层”的“三高家庭”占比为23%。可以看出,中国留学生大都出身普通中产家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国务院对新政的解释中指出,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给出一个明确的学校名单,要通过研究确定对中国“军民融合战略”关键、重要的大学,确定哪些适用于禁令,以找出哪些人属于禁令的范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英国《每日邮报》12日报道,这是一辆城际列车,当地时间12日上午6时38分从阿伯丁出发,目的地是格拉斯哥,车上共载有三名乘务人员和六名乘客。事故发生于6时53分左右。该地区早前遭遇了暴雨和洪灾,铁路部门称事故原因可能是山体滑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这些留学生因两国交恶被迫中断学业,其个人与家庭将承受巨大损失——以每人30万元计算,那就是2100多亿元的损失,其中大部分将由中国中产家庭承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大的损失则是孩子们的学业。疫情造成了留学受阻,叠加美方政策打压的不确定性,我国赴美的留学生,其求学之路更为渺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统计时,国内985/211与普通高校出国留学人数基本相当,分别为45%和46%。2018年的统计显示,56%来自于国内普通高校,仅有31%来自985/211或双一流高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的解读认为该项新政的适用模糊,可能是“走过场”。但是,在没有充分研究、界定范围之前,美方就已推出这样的新政,这说明了美方现阶段对中国留学人员的高度不信任和紧张。